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新股

天将夜第一百五十八章长风

2020-08-07

天将夜 第一百五十八章 长风

村庄四周唯有那片山峰附近的地形比较复杂,也是他唯一可以破之地,苏离也知道今日注定有许多强者不眠,等着自己自投罗,

大先生牵制了许多强大的修行者,但是不可否认追它而來的同样也有许多修行之人,苏离不知道大先生遇见了何人,但是他遇见了周忘情,周家也许不是江南本土的家族,却丝毫不弱于那些门阀,毕竟周知礼是大秦如今三位浮屠军的大将军,手握重兵,他的表态代表了一大部分人的态度,

身后的张三与周忘情到现在也无一人赶來,这让他既担心也有些放心,面对七境之上的宗师他根本沒有丝毫反抗的余地,所以他必须躲避那些强大的修行者,

苏离的举动以及身后那些追赶的骑兵,惊醒了周围村庄的那一只轻骑兵,两只队伍齐刷刷的疾驰到荒林前,可惜战马的速度还是赶不上苏离的脚步,等到达的时候,便已经被苏离遥遥甩开,根本连苏离在林间穿行所发出的声音都已经听不到,

然而这批骑兵在这片荒林前下马,却是也不追赶,而是马上十步一人散开,平静的原地驻防,他们接到的命令本就不是死战,而是守候,

跃过一条人工开挖出來的引水沟渠,苏离穿入了山脚下的山林之中,

突然间,他的耳中响起了无数他熟悉的声音,无数拉紧的弓弦松脱时的轻微嗡鸣声,

原本呼吸已经异常灼热的苏离,浑身骨节瞬间发出了轻微的爆响,他的整个人以最快的速度,贴在了一株比他的身体还要粗大的松树之后,

上方的山林中,密密麻麻的黑色羽箭呼啸着落了下來,无数枝叶被锋利的箭尖切割,在林间漫天飞舞,

“咄,”“咄,”“咄,”......

无数箭矢嵌入木质中的沉闷响声响起,

苏离紧缩着身体平静的贴在松树后,这些箭矢飞行发出的凄厉风声和摄人心魄的入木声,对他沒有造成任何的影响,

“长风,”

又是一阵箭雨,沒有丝毫的停顿,两拨箭雨却有着不同的力量,之前的那一道应该都是普通的军人发出的箭羽,而此刻爆发出长风二字的军队,绝对是大秦少有的修行兵团,

在江南也唯有浮屠军中的暗浮图是修行部队,苏离眼神变得阴沉无比,看这个架势,周知礼应该是动用了他手中的暗浮屠,

蓦的,他的背部感觉到了令他头皮发麻的刺痛,

他深吸了一口气,身体平平的往前离开了这株背靠着的松树一尺,然后缓慢的转头,

他的背上出现了一个浅浅的创口,鲜血在他的背上染成了几个铜钱大小的血斑,

有一截箭尖带着一些破裂的木刺透了出來,闪着森森的寒光,

就在苏离这转头看时,又是一截箭尖从中透了出來,好像这株松树变成了一块薄薄的门板,

上方山林中的众多箭手之中,有许多的修行者,其中一些人的修为也许只是二境一境,但是领头的几名小统领却都是三境巅峰的修行强者,

苏离蹙着眉头,拔出了一小根刺入了自己背后肌肤中的木刺,依旧一动不动的等着,

箭雨略停,他左侧的山林之中响起了迅捷的脚步声,隐隐有许多黑影晃动,有金属特有的光芒闪耀,

他又转头看着右侧的山林,右侧的山林,十分的安静,沒有任何的动静传出,

苏离骤然动了,他的双脚踏在地上,伏低着身体,如同一头猎豹般冲了出去,沒有冲向右侧的山林,反而是扑向了左侧,瞬间就跃入了那群晃动的黑影之中,

这些黑影,全部都是身穿黑甲,手持黑色长刀或者黑色长枪的铁血大秦军人,

这些大秦军人根本不知道苏离是什么身份,他们所接受到的命令,便是要将这名逃犯截下,从苏离在林间纵跃展现的力量和敏捷,他们也都看出苏离是一名三境左右的修行者,然而这些沉冷如铁的军人还是毫不犹豫的迎了上去,

只是一息之间,便有两柄黑色长刀和三柄黑色长枪,朝着苏离斩杀和击刺而去,

苏离漠然挥剑,以极快的速度拔出了寒雪,而后释放出自己的真元之力,

他沒有选择,这些人也不会给他选择,此刻他所要做的便是脱离这片区域,只有真正的走入三清山之中,他才能够摆脱这些人,

他的人毫无停留的从这两柄刀和三柄黑色长枪中冲了出去,而他的身后有血光飞起,有刀枪落下,有人闷哼跌倒,

苏离的剑很快,比他们的刀枪还要快,苏离沒有杀人,他知道这个时候若是真的杀了人,也许等待他的便是更加高强度的追杀,

大秦这么多年的战争岁月之中,在以勇为荣的民风之下,在不停的厮杀磨砺中走來的大秦军人,已经是越來越强,强得令所有敌国的军人和修行者唯有利用边境险恶的地形,遏制大秦军人的前行,虽然这些只是普通的士兵,可是那浓郁的血煞之气却足以影响一些修行之人,百人小队也许不足以击杀强大的修行者,但是面对四境之下的修行者,付出生命的代价也足以磨死敌人的,

春秋之战中,那磨砺出來的冲锋陷阵,配合绞杀以及漠视鲜血的沉冷悍勇,是怎么也不会消失的,虽然十年天下太平,可是帝国内的军伍演练却是从未间断,其中一些高死亡的演练就是为了保持这样的帝国血性,

所以知道苏离是一名三境的修行者,也沒有人退却,唯有更多的黑甲军人从林间冲出,朝着苏离涌至,就像一条条黑色潮水,在林中蔓延,

苏离的额头上略微沁出了些汗珠,但是他却是也依旧沉静如水,只是毫无停歇的飞奔,飞速出剑,一道道剑气将那些普通的军人击飞出去,

此刻山林之中涌出的这些铁血的大秦黑甲军人,虽然给人无穷无尽之感,但他十分清楚,如今能够调动而來的大秦军队绝对有限,想要拉开一张让他无法逃脱的大,负责封锁这一片山林的军队人数便更加有限,绝对不可能无穷无尽,所以他与这些军人拼的便是毅力,

丁桂儿脐贴新生儿可以用吗
先声药业上市
十堰白癜风重点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