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债券

[p]不灭金身诀 第三百章人皇入梦[-p]

2020-07-07

不灭金身诀 第三百章人皇入梦

一连好几天的时间里,林漠和楚燕三女都停留在万寿山庄内。_﹏雅>文吧·.

得知大哥归来之后,林承信喜出望外,本来是想要举国庆祝一番的,结果被林漠臭骂一顿,就此作罢。

林承信虽只娶了一后三妃,却接连生了七个皇子,六个公主,林漠最疼爱妹妹云阳公主则在两年前下嫁给武安侯的儿子,至于林承信看到大哥至今还没有儿子,本想把四皇子过继给他,又被林漠骂了一顿,并且严令禁止这种事情发生。

期间也只有宗人府的几位叔祖来一趟,将林漠和三女名字全部列入宗籍,其它时间都在与父皇母后一起。

林漠很不喜欢宗人府的那帮老祖宗,这帮老东西根本就是生冷不忌剽悍无敌。

上次自己在玉京皇城刻意装逼展现出元神境修士的绝世神通,震惊皇城,可还是让那位老叔祖毫不顾忌地抄起龙头拐杖劈头盖脸一顿暴打,硬是梗着脖子让他没猴可耍还让他作为元神修士颜面一败涂地,自己憋了十几年的复仇大计全部都付诸流水。

皇叔能眼睁睁看着这帮老祖宗在自己面前搬出皇族律法来碰的**迸裂,林漠却着实干不出来,但这样结果却是维护皇室铁律的尊严。

路过的人都说瞧瞧,就连修成神通的太子爷都不敢违背皇家铁律,你们这帮鳖孙还不老实的因此奉公守法。

他也并不想破坏这来之不易的气氛,只拉着三女和父皇母后畅叙天伦之乐。

现在看情况倒是很好,母后和楚燕三女相处的极为融洽,看样子是准备把林漠这十几年缺失关爱全部加持到三女头上。

……

万寿山庄后面的祖祠之中。

林漠正在对人皇先祖骸骨行过大礼,景德帝默然站立在一旁看他敬香上香。﹍雅文吧··-.-y·a·`e`n=8=.-c-o·m`

一袭九龙黄袍的人皇骸骨安静端坐在石座上面,双目紧闭,威严肃穆的面容栩栩如生。

人皇容颜看上去并不十分英俊,甚至有些普通随和,分明的轮廓中透着一股超越时空的深沉与坚毅。

虽已逝去许久,但人皇昔日修为已经近乎真仙的层次,所以人虽已逝,但遗骨依旧保存如初,当初在感应到景德帝和太后人皇隐藏在体内的烙印被血脉激发,然后直接就将修行烙印灌入景德帝夫妇身上,使得两夫妇修为一日千里,再加上魔尊在旁侧指点,这才使得两夫妇在脱离封印之际就拥有了强大的法力。

当然,远古人皇先祖所遗留下来的伏笔不止一处,除了遗骸、天地魔祖之外,还有深藏在玉玺之中的皇龙霸体决。

林漠静静膜拜了片刻,忽然感到一阵困意上涌,然后就这么悄然昏睡过去。

景德帝眉头微微一皱,却没有任何动作。

恍恍惚惚之中,林漠意识已然来到一个遥远的地方。

“你终于来了!”一个轻柔声音传入林漠的耳中。

林漠心神一震,他转头四顾周围环境,寻找声音的来源。

这里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周围是无数的星辰密布,甚至还有悬浮在空中的岛屿与海洋。

令人感到奇怪的是,这里的风景虽与陆地大有不同,但却又十分的和谐,并没有丝毫的不协和,景色天光同一色。

林漠转头向后看去,只见背后虚空中一朵斗大玉石台座上,端坐着一个英俊的男子,和他先祖的模样有几分相似。

“你是谁?”林漠一个问题下来就让这男子脸色发黑了。

吧嗒!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一个爆栗弹在他脑壳上。﹏雅文﹍吧·--.`y-a·`

男子骂道:“混账东西,你不是已经看过我的躯壳了吗?我是你先祖人皇!”

“可长得不像啊。”林漠疑惑地打量着他道:“我先祖人皇内有英华,不怒自威,那里像你这样一幅勾引良家妇女的小白脸的模样。”

男子脸色有些尴尬,叹道:“我年轻时是很英俊的,也很招女人爱,只可惜……后来就长残了。”

林漠彻底无语,他忽然兴奋起来,问道:“先祖,您告诉我,您现在修为有多厉害?能这么轻易让我入眠,修为一定很高吧?这样我是不是也可以在横着走了?”

又是一个爆栗子狠狠敲在他脑壳上,人皇黑着脸怒骂道:“没出息的东西,我怎么有你这么一个丢人现眼的后人!你如今身负重任怎能如此磨奸耍滑?”

“我拜托你,老祖宗,要不是被人刀尖戳到屁股上谁愿意天天把脑袋拎在裤腰带上?”林漠没好气道:“就算我成就不死之身,我也不想拿去玩命,我玩命提升修为就是想要保护自己的家,一亩地两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就行。”

饶是以人皇的修为,也气得额头黑线一层层的。

废了好大气力,他才压下清理门户的冲动。

“算了,小混蛋!”人皇黑着一张脸,问道:“小子,我只问你一个问题,你是怎么看待各族的。”

“任何种族只要诞生下来就有生存权利。”林漠神情一肃,正色道:“这是大道所赐予,也应由大道收回,任何种族可以因为利益争夺而征伐,但是不能因此而践踏对方的生存权,这是对力量的亵渎。”

人皇长叹一声:“美联社援引巴勒斯坦外长马勒基的话报道若是神族和古族都有你这种想法就好了。”

“一旦出现我贵而众生贱的这种念头,本人就已经开始滑向灭亡,如果族群有了这种思想,整个族群就已经开始敲响了丧钟。”林漠叹息一声道:“说到底还是那时候文明的不健全导致这两族生出自大的执念。”

“没错。”人皇露出大喜之色,道:“漠儿,你能有如此想法,倒是比我昔年更胜一筹,我昔年带领人族崛起之后也曾有过一段时间的野心,想要让人族称霸诸天,但是先前两族的经验都已经告诉了我,这是一条自我毁灭的道路。”

他顿了顿,又问道:“我再来问你,如今两族都已经崛起,你如何看待这两族?”

“若是两族自取灭亡,那就让他们抱着自己的执念坠入地狱吧。”林漠叹了口气道:“谁也阻挡不了的,若他们两族能够放弃自家传统,或许还有一线生机,我毕竟只是个普通人,虽然坚守自己的立场,但无法取代大道的判断。”

人皇凝视着他,久久沉默不语。

“不是我说您,先祖,您现在修为这么牛叉,直接降临下来,把这些魑魅魍魉一把全扫光不就完了?”林漠问道:“何必非要这么麻烦?”

人皇又是一个爆栗子弹在他脑袋上。

“年轻轻的怎么光想着偷懒?”人皇怒斥了一声道:“如今局势如此紊乱,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这个混账。”

人皇想要再骂他几句,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了。

他长叹一声,凝视着林漠道:“漠儿,或许是我太急躁了吧,你能有这种想法是好的,也是正确的,但是你要明白,这条路既然要走下去,就势必要披荆斩棘,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你想要一朝快刀斩乱麻的解决那是很不现实。”

林漠沉默不语。

他知道人皇这么说是正确的,既然要开前所未有之道路,那就得踏踏实实而做。

可现在自己面临的对手实在太强大太过恐怖,自己实在不想跟他们打照面,每天情愿陪着老婆去造小人也比干这种活儿强,远古人皇既有这种惊天动地的实力如果不利用来震慑一下可就太傻逼了。

人皇先祖的目的是要他开凿出一条路,而不是消灭掉其他种族。

“……我如今住在这无想天界已经断绝一切念想,这也是我心中最后一丝执念。”人皇与他心灵相通,自然知道他在胡思乱想什么,黑着脸道。

“老祖先……”

“不要废话了,我意已决。”人皇先祖断然道:“你且转过身去。”

林漠心中一喜,难不成是人皇先祖要来个灌顶,赐给自己什么绝世神通不成?如果是的话那就太爽了。

自己也不用整天苦哈哈的躲在宫内修炼,也不用拼死拼活去做生意。

他转过身来好一会儿之后,忽然屁股一痛,一股大力把他踢了出去!

“啊!”

万寿山庄祖祠内,林漠忽然一阵剧烈晃动之后,已然清醒了过来。

一旁的景德帝有些紧张地看着他。

“如何了,漠儿,你是否沟通到了先祖?”景德帝有些紧张地问道。

林漠揉着屁股坐了起来,苦笑着将这些事情逐一道出。

景德帝面色沉重至极。

“父皇,此事要不要通知一下掌教他们?”林漠问道:“这么大的事情,人越多才越能了结,单凭咱们还是不够。”

“他们若是有心,只怕早就发现了。”景德摇了摇头,叹息一声道:“说到底,他们并没有像先祖人皇那样牺牲的觉悟,人心发展至今早已不再如上古那般淳朴了。”

“我们是没有觉悟,但我们还有骄傲。”傅青崖淡淡的声音悄然传来。

“掌教。”林漠躬身正要行礼。

傅青崖一伸手已托住他,反向转身景德帝行了一礼道:“见过陛下。”

“不必如此客气。”景德帝坦然承受这一礼,点了点头:“掌教今日前来可有事情要说?”

宜昌治疗白癫风医院
南京治疗白癜风医院
辽宁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