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债券

民营担保风险凸显银行业清退节奏或将加快注意

2020-11-20

民营担保风险凸显 银行业清退节奏或将加快

汇通担保、隆昌鹏润融资担保公司等主要负责人相继“失联”,安信担保陷入兑付危机,债权人集体上门讨债、法院上门查封资产……近期,民营融资担保行业风险的集中暴露引发市场的高度关注。

7月25日,银监会****尚福林在2014年上半年全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工作会议上明确表示,要“及时处置互联互保、担保圈、担保链、企业群和各类仓单融资风险”。

实际上,随着民营担保企业兑付风险的集中暴露和监管措施的不断跟进,部分银行业金融机构已经暂停与民营担保公司的合作,银行业清退民营担保公司或将加速推进。

民营担保乱象丛生

经济下行让多个行业的担保链面临巨大的风险,事实上,不少担保公司已经面临资金链断裂的风险。某国有担保公司工作人员告诉,受钢贸行业影响,从去年到现在,有些地区的民营担保公司已经倒下九成。

近期,随着民营担保公司风险的集中暴露,担保圈的乱象逐渐浮出水面。据调查了解,很多企业贷款的时候,一笔1000万元的贷款,到手的资金有时候还不到一半。除了常规负担的担保费,本该担保公司负担的保证金也由企业负担。更有甚者,担保公司甚至截留部分担保资金从事民间借贷。

担保是一个高风险、低收益的行业,一笔常规担保业务可以收取的手续费大约是2%至5%,可一旦出现风险,需要100%偿付。上述担保公司人士表示,传统的担保费收入满足不了民营担保公司扩张的欲望,在逐利的冲动下,很多民营担保公司选择违规操作,通过与P2P平台或者第三方理财机构合作等,投资矿产、房地产等政策限制项目,以获取高收益回报,染指民间借贷也早已司空见惯。

此外,按照相关规定,担保公司担保金额不能超过担保公司资本金的10倍,但是很多民营担保公司的担保金额早已超过了最高限额,持续的高杠杆运营让很多民营担保公司随时面临资金链断裂的风险。

更值得警惕的是,有不少民营担保公司的注册资金实际上是借的。据了解,只需十几万元的代办费用就可以注册近亿元的担保公司,但代办公司办理完公司注册业务后,注册资金随即抽走,这些担保公司的业务运作实际就是“空手套白狼”。

银行业或加速清退民营担保

从今年年初起,对民营担保公司的清理和规范就已经开始。1月7日,人民银行[微博]、银监会等八部委联合发布《关于清理规范非融资性担保公司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明确要求各地于2013年12月至2014年8月底对非融资性担保公司进行一次集中清理规范,重点对从事非法吸收存款、非法集资、非法理财、高利放贷等违法违规活动或违规经营融资性担保业务进行依法查处和取缔。

在此背景下,随着四川省民营担保公司风险的集中暴露,近期,四川多家银行中断了同民营担保公司的合作,某些城商而是60后自己。伴随改革开放成长起来的70后行甚至切断了同民营及共有担保的所有业务合作。

除了四川,其他地区银行业对民营担保公司的清退工作也在展开。据业内人士透露,从去年“中担事件”以来,如北京地区银行业就已开始清退民营担保公司,北京银行目前基本上取消了民营担保公司的准入资格,天津银行的清退工作也在推进,预计年内会清退大部分民营担保公司。此外,上海、广东等地银行业中超上海上港[微博]俱乐部通过官方微博正式宣布:俱乐部与巴西弗卢米嫩塞足球俱乐部已达成转会协议也在不断清退民营担保公司。

“今年银行本身不良的压力已经很大,清退民营担保实在是银行的无奈之举。”农行总行相关人士表示,经济下行背景下,中小企业对经济环境快速变化的抵御能力较差,而民营担保公司主要针对中小企业客户开展业务,前期积累的风险比较高,尽管地方****不希望民营担保行业陷入困局,但在多起担保危机爆发后,银行不得不从把控风险的角度采取相应措施。

此外,上述担保公司人士表示,即便民营担保公司大量退出市场,市场的空间也会被迅速填补,国有担保公司业务操作一般都留有较大的空间和余地。这样一来,“估计银行清理民营担保的节奏或将加快”。

推进再担保迫在眉睫

目前,民营担保公司进行高风险投资、高息借贷甚至非法集资的情况并不少见。实际上,自2008年金融危机后鼓励发展民间担保以来,由于准入制度模糊、门槛低,没有监管方等原因,民营担保一直处于野蛮生长的状态。

“监管缺位是民营担保风险积累的重要原因。”上述担保公司人士表示,目前担保是多头监管,缺乏明确的牵头监管主体,《通知》仅仅要求对非融资性担保公司进行清理,但并未制定行业发展的相关规范和出台具体的监管细则。而且准入门槛过低导致的野蛮式发展,在经济下行的背景下,风险暴露无遗,严重阻碍了担保业的良性发展。

值得关注的是,随着银行业对民营担保的加快清理,很多民营担保公司转向与小贷公司和P2P、P2B项目进行担保合作,但是小贷公司、P2P平台的项目风险评估能力远不如银行,这些项目的风险更高。

除此之外,截至2013年底,四川省融资担保余额2338亿元

,占全国担保余额的十分之一,但四川省没有一家再担保企业,银行担保代偿的分摊十分有限。上述担保公司人士表示,在监管缺失环境下,民营担保企业数量迅猛增长,但是再担保公司却为数不多,而且目前的再担保企业主要集中在北京、浙江、广东、山东、江苏等地,国内其他省份甚至全省都没有一家再担保企业,造成担保企业的风险代偿机制严重畸形。再担保企业的加快设立和担保代偿分摊机制的建立已迫在眉睫。

河北妇产
鞍山牛皮癣专科医院
厦门专治白癜风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